Entries by editor

聆聽與傳譯-Amphion研討分享會撮要

日前KICKSOUND籌備的Amphion研討分享會,我們不但請來了用家代表-本地知名混音師Simon Li,還有廠方代表Michael J.Di Stasio分享對音樂製作的寶貴經驗。         「錄音室裏面所有嘢,都係個人選擇。你應該去了解自己做嘅音樂,需要咩類型嘅音質,而去搵自己嘅需要。」 -Simon Li       作為香港最早選用Amphion鑑聽喇叭製作音樂的人,Simon認為揀選器材是一個很個人的選擇,用家應該多了解自己的音樂類型需要怎樣的器材。他回想起第一次聽到Amphion Two18的音色,不是那種讓你立刻驚嘆的效果,但音質上的細節很符合他需要的元素,讓他進行混音工作時更得心應手。   經歷錄音帶到Pro tools走入錄音室的年代,Simon思量音樂製作數碼化帶來的最大革命是視覺化整個錄音和處理的過程。但無論如何,他認為音樂應該是「聽覺」為先而不是視覺。所以千萬不要以電腦顯示聲音的參數為金科玉律,要多用耳朵,耳朵聽到的才是首要的判斷,然後再落手調節。         “We just see it as th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peopIe on this side of the glass to record it, and record it very, very faithfully. To really make it seen. It’s all […]

【經典90年】Neumann電容Mic的跨時代步曲

在1928年的德國,Neumann初露鋒芒,九十年過去,Neumann已成了世界知名的業界翹楚,九十週年也免不了成為圈中熱話。這年由母公司Senheiser和日本Onkio Haus .Inc錄音室合作,選了25款長年人氣mic,邀請四位sound engineer做錄音比較及簡短評論,大家可以埋黎一齊隔住個海試咪試咪。當中不少mic款是經典型號的仿製或改良版,在那些面善的名字之間,連結到哪些遠久聲音去呢?   1928年時,Neumann憑住CMV-3起家,據說是當時其中一支最早期的商業用電容mic。因其外型特徵,有了“Neumann Bottle”的暱稱。生得怪怪雞的CMV-3,後來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據網民說法,當時公開場合的照片中它的身影很常見。找了找二戰時德國大型演講的相片,還真的有,而且相當上鏡,過程中發現它甚至有 “Hitler microphone” 這個花名。               1947是一個面善的數字,在這一年Neumann就出了U47。U47於當時是第一個有多指向(switchable pattern)的mic,亦是由U47開始,愈來愈多人在錄音室用電容mic。 Frank Sinatra, Beatles, 都曾用過這支mic錄歌。這次九十週年活動,FET version的U47FET就有入選25支mic。有時也有感覺膽咪和fet verision,就像二重身的關係。                 U67這支mic常常被喻為一個里程碑。它的開發期 和公售期剛好橫跨了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代首。 除了換了mic頭,從技術上的革新,補進了當時流行曲風音域和音色的追求,還在外觀上從古典、圓滑的形象中脫胎換骨。 大家還記得《花樣年華》裡,祺袍和西裝的搖擺下,不時播放的幾首西班牙文歌嗎?原唱者Nat King Cole 就曾經是U67的代言人。             1967年出現的U87就更是不用多提,憑住對人聲極細膩的捕捉力,始終留在市場上,亦幾乎出現在所有的高級錄音室裡,U87也就成為了其中一支全世界最出名的mic。就算後來Neumann推出進化版,大家依然對原版的U87念念不忘。 陳奕迅就曾在2002年出過一張名叫《U87》的專輯,全張以U87錄製。               才說了四支mic,就從遠到聽故仔咁聽的史料,講到最貼近日常的流行文化去。器材對於時空而言究竟是怎樣一回事?似乎有關聲音的人事物,註定產出比想像中更龐大的迴響,在其中不停消亡又交替。最後來看看日本幾位sound engineer對其中兩支mic評價吧:   […]

【KICKSOUND 2.0】觀塘新址一覽

  經過近四年在大角咀的營運,KICKSOUND決定移師觀塘,聯合“ProAV”家庭音響工程公司,在華富工貿中心505室開展我們的新一頁—— KICKSOUND2.0!   備有業界最炙手可熱的Amphion鑑聽喇叭全系列,和獨家引進的波蘭品牌APS主動型鑑聽喇叭,我們的Protools HD系統除了讓客人播放各式音軌進行鑑聽測試外,還是一副裝備完善的錄音系統。日本的Sym Proceed SP-MP4,德國Lake People F355 ,瑞典TK Audio The Strip等Mic Pre都是香港難得一試的高階之選。我們特別為這個控制室空間進行聲學處理,連控制檯本身,也是本公司代理的義大利特製Zaor Onda Mack 12。連同風格相近的Zaor Croce Stand 42/iSostand MkII 喇叭腳架,整個聲場和視覺產生配搭,讓錄音/混音工作也達至有品味的層次。   新增的專業錄音空間,適合錄製人聲和單件樂器,KICKSOUND代理的各款錄音mic都可提供在這裡使用。租用錄音服務附一位專業錄音師的技術支援和基本混音輸出(混音收費另計)。     在玻璃飾櫃裡,陳列了最新入貨和人氣產品。 如有需要,請隨便向現場職員查詢。 簡單的客廳/家用播放系統。KICKSOUND提倡專業器材可以家用化,我們展示了APS裡面最接近一般Hifi愛好者口味的Klasik系列,播放CD或者客人自帶的設備也可,另有Teenage Engineering復刻的北歐經典音箱OD-11(Wifi版)試用,直接播放手提電話的音軌也沒有障礙。 KICKSOUND的營業時間為平日14:00-1900,周六14:00-18:00。 地址是觀塘成業街30號,華富工貿中心,505室。 不要客氣,多來逛逛。   文:Kenji@KICKSOUND 攝影:KrisY@KICKSOUND

【一PO一世界】主題音色樂園- Pocket Operator

7、80年代用電子合成器“Synthesizer”演奏的音色風靡全球,當時這些新穎、「古靈精怪」的音色被大量應用在電影和流行音樂裡面,形成了一個年代獨有的聲音回憶。時至今日,想要彈奏或者合成這些經典的聲音似乎變得毫無難度,你可以在電腦上安裝稱為“soft synth”類的音頻插件(plugin),再加一個midi琴就不用花費額外金錢去購買大件的硬件合成器。當然plugin都不太便宜,但至少是比以前更輕易得到。然而這個便捷能使音樂創作變得輕鬆嗎?事實往往又非如此。 有喜歡在編曲加入電子元素的音樂人反映過,當你擁有越多的音色,「選擇困難症」更容易發作。他們偏向一些分類良好的音色庫,但有時內容的數量依然讓人很容易在試聲的期間迷失和失去創作動力。其實適當的「限制」會帶來「想突破」的創意,就像”emoji”只提供有限的頭像,反而激發用家使用頭像表達事情的意欲。以下要介紹的”Pocket Operator”系列,就像是電子樂器版的emoji。 生產商Teenage Engineering 提供了7款主題的音色和序列玩法,透過7個故事來呈現電子音樂的點子—就看看這些便攜式微型合成器是否可以讓你玩過後大呼過癮: PO-12 Rhythm  節奏,2、4、8、16拍音符?看似普通拍子機,實則是…縫紉機?鐵道員?總而言之敲到飛起!   PO-14 Sub 深潛,給我再多的低頻也不夠!潛水艇內,千尺海底深處,除了引擎的轉動,還有遠處鯨魚的低鳴…   PO-16 Factory 工廠內,貨物運輸帶,吊臂和倉庫管理員的廣播,這是繁忙的一日~   PO-20 Arcade 打街機,你喜歡什麼遊戲?射擊?方塊?反正要準備足夠的硬幣啦!   PO-24 Office 「扮工」時間到!打字機打到飛起,還有懷舊卡式帶機?文具的聲音也可一齊共奏,來一杯咖啡等收工吧。   PO-28 Robot 機械人,操控著這個世界…的運輸帶!嗶嗶   PO-32 Tonic 酒吧內打開一瓶tonic water,旁邊買醉的傢伙嚷著要來多一杯,周圍是蜘蛛老鼠,天啊,機頭有枝mic,原來可以作真聲取樣!不愧是最新的PO,還可用plugin實時調節每一個音色呢!   立即購買:https://www.kicksoundstore.com/categories/electronic-instrument   文:Kenji 資料及圖片來源:teenage.engineering, youtube  

【少年之科學】 Teenage Engineering的奇兵突襲

我們總說少年人太年輕了,但正是少年人稀奇古怪的想法一直推動創意和變革。而近年迅速冒起的瑞典音頻/電子廠牌“Teenage Engineering”就像其名字一樣,充滿年輕的思維,令人難以將其定位。當全世界的合成器(synthesizer)都走向電腦插件化,它偏偏逆其道而行,推出一個獨立的硬件系統OP-1,是一款集sequencer,sampler,synthesizer於一身的可攜式DAW,令音樂人擺脫電腦的束縛而享受雕砌電子音樂的樂趣。       正當世人以為它專攻電子音樂的時候,它又推出無線音箱,設計仿造76年經典的瑞典音箱OD-11(所以它也命名作“OD-11”),外形極為簡約美觀,可mono或由兩個拼湊成stereo組合,實在讓人喜出望外。       而最讓人為之著迷的是計數機模樣的合成器“pocket operator”- PO系列,以不同主題展現其古靈精怪的音色系統和節奏序列,輕巧又方便,價錢亦都相當吸引。愛好電子音樂的朋友一定愛不釋手。       現在teenage engineering在香港有售了,KICKSOUND Online store 率先為大家帶來幾款外國熱賣中的型號,抱括OP-1, PO-12 rhythm, PO-20 arcade, PO-24 office, PO-28 robot 和 無線音箱OD-11,我們稍後將逐一介紹這些「潮物」的特色和玩法。 一按即買:https://www.kicksoundstore.com/products?query=teenage%20engineering    文:Kenji 資料及圖片來源: teenage engineering  

【二手專區】 放機、買機一站式安心之選

專業音頻器材是一個奇怪的市場,經典的產品永遠都有價有市。賣家志在找到識貨之人賣個好價錢,而買家則顧慮器材的狀態和運送的便利。現在除了可以來KICKSOUND trade in你的舊器材,亦可以透過我們的online store,一個本地最多行家留意的平台放售。我們有專人驗收器材的狀態,亦提供買家的送貨服務和一星期退貨退款保證,保障買賣雙方。 *歡迎寄賣,可直接將器材的照片和預期售價發送到info@kicksound.com.hk ,我們會儘快與你聯絡!     文:Kenji 資料及圖片來源:kicksound.com.hk

【網頁DAW】 Amped Studio首個全雲端音頻工作站

以現在的網絡速度,雲端技術日漸成熟,終有一天你和我的電腦可能都不需要硬碟了-所有的儲存將會在網上進行。而不少軟件亦會利用HTML5 技術,化身成為網頁,在雲端即開即用。例如這個 “Amped Studio”就是將音樂人最熟悉的 “DAW”(digital audio workstation) 率先進行這個變革。 首先到 www.ampedstudio.com 官方網頁註冊一個帳戶,然後就直接打開app.ampedstudio.com 登錄。如同常用的DAW,例如Protools, Cubase, Logic的用法,你可以新增音軌然後直接就利用電腦的音頻輸入進行錄音、混音。而它亦附有一定數量的 “virtual instrument”,可以用midi keyboard進行彈奏,或者直接拖入音色庫的loops. 當然收費版的音色數量會比較多,不過$4.99美金每個月的收費是否值得就見仁見智了。或者在其附設的 “shop”上面根據需要購買也是一個好選擇。 稍作嘗試後,筆者總結以下幾點供各位參考: – 以免費版的速度和效果,音軌數目,加上免安裝程序,絕對不比其他市面上的免費軟件遜色(而其實免費的東西並不多)。 – 可惜不支持手機和平板電腦,手機上打開是空白的。 – 有獨立一個網上社區供上載製成品,和soundcloud的模式相似。 – 以教育角度來說,網頁版就免卻安裝平台的局限,讓學生在任何可以上網的地方就學習音頻錄製,這方面可謂功德無量。   文:Kenji 資料及圖片來源:www.ampedstudio.com

“Lolly”,電話都能用的 “3D 錄音mic”

曾推出結他產品的國內廠商“Melo Audio”最近準備推出這款“Lolly” 專為smart phone使用的“3D”錄音mic。 仍然在indiegogo 眾籌中,預計5月上市,這款3D  mic究竟可以如何3D法? 仔細看規格,其實只是一款類似Rode iXY 或 Zoom iQ6的立體聲機頭mic。主要的“3D立體感”原來來自內置的Reverb混響效果。 但值得留意的技術是“Adaptive Recording Orientation”,就像顯示可以隨機身改變而由“直島”變“橫島”,Lolly聲稱可以隨手機的轉動而改變立體效果。姑且要看看究竟實際效果如何。 售價可能才是大家關心的重點,首批發售單一售價是45美金,約港幣360元,大概是市面同類產品的⅓,對於志在「試新嘢」的朋友似乎又多一個選擇。     文:Kenji 資料及圖片來源:indiegogo  

愛德華的音樂煉成-專訪音樂監製Edward Chan陳浩然

聽說「演而優則導」,出色的演員似乎順利成章地會成為導演。同一個邏輯,樂壇是否存在「彈、作或編而優則監」?要成為音樂監製,是否音樂了得就足夠了?今次KICKSOUND訪問的人物,正好體現了這個情況。由擔任作曲,編曲做起,他在樂壇經營多年直至成為得獎音樂監製,除了音樂的造詣外,一起來看看是否還有其他元素讓他煉成這個音樂的事業-他是著名音樂監製Edward Chan陳浩然。   關於Edward Chan: 香港著名音樂製作人,1998年已開始為流行歌手編曲,大學三年級時Edward加入了鍾鎮濤的Wave Music Works,主要負責琴師、編曲工作,並開始不同媒體的音樂創作,包括電影、舞台劇、廣告等。曾與不少歌手合作,如溫拿、譚詠麟、鍾鎮濤、潘迪華、梅艷芳、李克勤、 張學友、郭富城、許志安、鄭秀文、陳奕迅、容祖兒、Twins、楊千嬅、李玟、林海峰、方大同、薛凱琪、周柏豪、HotCha、林一峰、林奕匡、陳柏宇等等 ; 從2004年至今, Edward已在多於160個音樂會中擔任音樂總監。 -節錄自維基百科 不少公眾對Edward的認識可能源自方大同-他為方大同監製的《15》大碟和歌曲《好不容易》奪得2011年度「叱咤樂壇至尊唱片大獎及至尊歌曲大獎」。但其實在此之前,Edward早已是行內有名的音樂人,有著堅實古典音樂底子的他早於大學時期已經開始流行曲作曲和編曲的工作。近年他更獲唱片公司賞識,成為A&R顧問,負責栽培和推廣歌手的工作。 創作團隊的練成 第一次與這位名人見面,他比想像中更健談,但首先掛在口邊的,不是自己的「威水史」,而是他引以自豪的創作團隊“EMP”。提起他的隊員,Edward每一個也略作介紹,例如「由混音工程到工作室管理都勝任嘅合作夥伴 King Kong」、「獨當一面嘅徐浩、Randy」、「能力好強嘅Ariel仔」等等。整個團隊猶如「英雄聯盟」,各自有大家的強項而又分工合作。他說很喜歡這樣的形式:「個team有個共同嘅 “vibe”,好似係一個傳承」。坦言在這個圈子「搵食」多年,Edward希望為這裡做點事,建立團隊是其中之一:「自私啲睇有個團隊,訓練到幫手係方便嘅;但更重要係你睇返個市場,如果音樂人仲個個『攬住』曬啲嘢唔會有好處,只會搞到青黃不接,技術流失。後生一輩做啲嘢出嚟可能俾人話渣咗,比唔上外國。訓練人才先可以令呢個圈嘅『生態』健康啲!」   作為音樂監製,同時亦為唱片公司的A&R,需要兼顧歌手風格和掌握製作的進度,一個創作團隊的確是強大的後盾。不知道Edward是什麼時候「悟」到建立團隊的想法呢? 「最初當然靠個人拼搏,俾市場睇到你有一個定位,或者有啲代表作、個人風格,人地先會搵你啦。當做做下去到某個階段,我意識到得一個人做,好多嘢會『塞車』。加上我係一個“harmony”人,喜歡編曲、寫strings、寫structure、寫大band。雖然我本身有寫開歌,但創作旋律方面比唔起例如方大同或Cousin Fung呢啲天才級識得用旋律講故事,所以當我發現呢個欠缺嘅時候,就發掘咗一啲好有潛質寫歌嘅藝人一齊合作。」   謙稱一開始完全不懂人才管理,團隊分工的安排,但由看電影製作特輯受到啓發,「我中意睇人地點做,慢慢搞清楚人地做嘢嘅方法」。成立團隊經歷了不少摸索的階段,Edward承認中間不免會犯錯,幸好隊員都有很多積極的回饋,「佢地會教我好多嘢,點樣去作為一個領導者,做啲咩會啱」,「我發現原來係呢個位置,你係唔可以計自己,你需要諗佢地多啲。」所謂「諗佢地多啲」,由隊員的角度出發去決策,確實係每個領導者需要學習的課題。但從現實角度出發,栽培了一個人才出來,如何留住他/她當然也是一個學問,是純粹靠個人的領袖魅力嗎?「叻人當然唔希望比你綁住啦,某程度上要俾到自由度佢地去闖自己嘅世界。你俾到尊重佢地,佢地出去闖過,會發現繼續留低只係會得到更多,而唔係阻住佢搵其他嘢,歸屬感可能係咁嚟。」 製作模式的煉成 我們到訪的是Edward位於觀塘的工作室兼錄音室Nova Studio,間隔實用,室內光線明亮,十分舒適。控制室的設備很齊全,但Edward透露平時在家的簡單Mac Mini系統亦處理了大部分midi的工作,團隊成員也各有自己的工作室,這裡主要用作錄音和混音。而母帶處理的工作,Edward會選擇交給另外的製作單位負責,主要是發送到外國的公司處理。錄音房的面積有近2、3百呎,平時可以錄鼓,亦可容納6-8人弦樂隊。房間的聲學效果自然,迴響(reverb)的尾巴稍長,正有利弦樂錄音。室內利用流動間板去控制空間,錄vocal,錄鼓則需要調節。 「其實我自己係度錄strings嘅量都多,我做親ballad都唔會programme啲strings,因為自己識寫,同埋我都拉咗好多年,拉strings嘅夥伴都好就得我,有時手寫又得,俾譜又得。」Edward說,除了錄音這裡也是他的彩排室,如果有live show要準備,自家的場地當然更舒適,因為器材齊備,又不用花時間穿梭其他的場地。 Edward常稱這個音樂市場是一個「生態」,而他的製作模式本身也呈現一個自給自足的「生態系統」:本身是提供音樂內容的創作人,他同時又是代表購買音樂的唱片公司A&R,而不要忘記他也是擁有錄音設備和製作資源的監製。Edward說建立這種模式是早年自己的一個願境,亦幸得唱片公司信賴而實踐出來。近年的規模可以做得比一般獨立監製大,證明模式確實湊效。 信念,心態的練成 除了音樂上的工作,Edward平時也喜歡看書,特別是研究心理、人類行為的書;他也積極吸收管理學上的知識,期待發揮於工作上。行走樂壇多年,Edward笑說當初都不免經歷艱難日子,遭人欺壓,熱潮冷諷,見盡五花八門的人。「呢兩年,見到身邊團體嘅成長,自己又生活得ok,可以持續發展。最開心係可以俾到機會人,自己又有嘢做。分享成果係好重要,因為你嘅成果並唔係你自己一個嘅努力,有幾多人係背後貢獻。所以人同人之間要有尊重,同團隊之間緊密合作就係我自己嘅信念,只要跟呢個信念去做,就唔使諗太多」他慨嘆說,「有時太過小心翼翼,顧慮就會多咗。其實唔需要妄自菲薄,又唔好太自信自己有幾了不起。珍惜周遭人對你嘅 “feedback”,冥冥中就會搵到啱嘅道路。呢個信念令到我百毒不侵,宜家有朋友有團隊,生活得開開心心,亦俾咗勇氣我去探索更多嘅可能。」 音樂事業的練成 年頭的時候,Edward獲頒電台的監製大獎,事業登上另一個高峰。就此他說覺得更需要將自己「俾多啲」出去,想盡量放下對名利的包袱。於是他積極投入各式與人接觸和分享的活動,包括接受不同媒體的訪問,參與講座,自己亦著手建立了一個Instagram 頻道 “edwardmusicproduction”進行音樂製作的教學,並藉此向樂迷介紹自己作品中的創作成員。像這些打破監製公式化生活的行動,早在上年Edward已經樂在其中,包括即興地帶隊前往布拉格錄弦樂!「團隊裏面嘅成員好有成就,相反自己好似好悶,無乜“Happening”。我覺得自己唔能夠停落嚟,想搵啲突破」,Edward形容這是一個“Crazy idea”,但細想下又並非完全不可行,「反正手頭上幾個project都需要錄strings,不如集中資源係布拉格完成」。他繼而發揮了超強的遊說技巧,爭取唱片公司的資源外,亦協調了樂手參與。最後當然是滿意地完成了這個「創舉」。 來年原來已是Edward入行20週年,而他也希望進行另一個創舉,就是搞一個紀念演唱會。他笑說回望20年,自己又未界退休年齡,每天都想著怎樣刺激自己繼續產生新思維:「好開心自己仲係呢個狀態,唔需要太安逸」。   後記 難得和名監製會面,聽他分享事業上的領會自然獲益良多。我們當然也抓緊機會研究他的器材。對於選擇器材,Edward有一個簡單的心法,「唔需要盲目追求貴價,應該要選擇適合自己,很容易上手的器材。」限於篇幅,以下節錄部分Edward在Nova Studio常用的器材和使用心得,留給同好研究: Mic: Sony c-800 G,「膽好貴,市場上有嘅都壞得七七八八,香港分分鐘得返幾枝。」 Neumann M149, 「大diaphragm,唱ballad,方大同和陳柏宇都用得多,比較敏感,適合control比較好嘅歌手。」 Royer Ribbon Mic,「收mono房聲, […]

【真的假不了?】五個令MIDI Strings 聽起來更真實的方法

哪有作曲人、編曲人不想他們的作品可以用上真弦樂?不想到捷克錄一首屬於他們的《沒有你,我甚麼都不是》?但對於大部份「哪有錢」的我們,現實總是殘酷的。所以唯有好好利用MIDI弦樂sample了。

使用弦樂sample當然十分方便,但往往不能還原真弦樂錄出來的那種「人」的味道。既然說是「人」,機器當然無法媲美。不過只要我們懂得在細節下功夫,MIDI弦樂器也能奏得像真樂器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