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by ksadmin

為何 APS Audio AEON 2 是Matthew Sim 最愛的監聽喇叭

我是一個主要在紐約工作的混音師/製作人。主要與世界各地的藝人製作流行音樂,嘻哈,陷阱,金屬和爵士音樂。 自發布以來,AEON 2 就一直是我在國際排行榜上取得成功的秘密武器。作為全職混音師,我一個月都要替 20-30 首歌混音。而因為工作需要,我經常會帶 AEON2 遊走紐約和亞洲兩地。所以如 AEON2 般體型細小、每隻只重34磅、近場、有源的喇叭,正好方便我帶著到不同錄音室工作。 第一樣吸引我的是它在不同房間的一致性。就算低音和高音因不同房間而有一點點變化,也都是微乎其微並且容易修正的。只需播放幾首參考曲目來學習房間,即可進行混音工作。 此外,AEON2 有一個非常獨特的優勢:它在任何音量都有非常一致的音調和低音反應。即使音量超細,清晰度和低音反應也非常出色。這使您可以工作一段很長的時間也沒有耳朵疲勞。 有了很多喇叭在低音量時,會幾乎聽不到低音。而當提高音量後,整體色調會發生變化,低音反應也會誇張地提升。AEON2 則沒有這個問題。 我用Yamaha 的NS-10 工作多年了,人人都稱讚它的中音。當您將它們與AEON2 並排比較時,您會意識到它們有很多共同之處。AEON2 其實更勝一籌。它有伸延的高音和低音,同時維持著快和準的中音。多得較高的分頻,讓中高段更順滑,就算調大音量也不會刺耳。低音也是首屈一指的,因為它也是又快又準,你甚至不需要重低音。 對我來說NS10是一個2D監聽喇叭,它給你一個體面的頻率響應範圍和不錯的寬度。 AEON2 則是一個3D監聽喇叭,它不僅具有更寬的頻響範圍,更寬的聲場,還具有更深的音質。 最後,在AEON2 的背後有很多設定可調較。我發現自己大部分時間都在用原廠設置,低音設定為主動(達到38hz),以應付現代音樂的重低音。 我非常感謝AEON2 的設計工程。這個從用家(混音師/製作人)角度出發的喇叭,將與我們在2017年及以後的音樂路上攜手共進。   原文:Matthew Sim 譯:KrisY 資料及相片來源:gearslutz.com

【PO24 示範】 第1~3集 – 有鬧鐘功能嘅樂器!?

如果你是買了Teenage Engineering Pocket Operator 的朋友想知道一些方便的指令,或是正在考慮好不好買PO 的朋友,快看以下短片! 三集內容: 設定時間+清除儲存格+調較鬧鐘 編輯儲存格+獨奏+參數鎖定 複製儲存格+效果+順序播放儲存格 指令參考: 設定時間:放入電芯,轉旋鈕A可調較’時’,轉旋鈕B可調較’分’,按仼何鍵確定 清除當前儲存格:按住’Solo’,點選’Pattern’ 調較鬧鐘:按住’Sound’,點選’Pattern’,轉旋鈕A可調較鬧鐘’時’,轉旋鈕B可調較鬧鐘’分’,點選’儲存格’作為鬧鐘鈴聲 參數鎖定:在播放時,按住’Write’,轉旋鈕A/B調較參數;不在播放時,按住聲效(1-16),轉旋鈕A/B調較該聲效的參數 複製目前儲存格:按住’Write’ 和 ‘Pattern’,點選’儲存格’ 效果:在播放時,按住’FX’,點選’數字’加入效果 其他效果: 1. aliasing 2. overdrive 3. repeat 4 4. repeat 2 5. lowpass filter 6. lowpass sweep 7. hipass filter 8. hipass sweep 9. distort low 10. distort high 11. retrigger 12. retrigger(fast) 13. glitch 14. […]

【聲效設計】七個〖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中的有趣聲效設計故事

你欣賞電影的同時,有沒有留意當中的聲效設計?或許你沒有刻意聆聽它們,但其實聲效已經在你的潛意識中留下了深刻印象。而<星戰>這個曾奪得奧斯卡最佳聲效獎的系列,其聲效必定別有一番故事。以下是<最後絕地武士>的七個聲效設計故事。   營造老虎機 BB-8 的挑戰 大家一定記得BB-8 在賭場中的搞笑場面。(題外話,原來放錢幣入BB-8 𥚃的 CG外星人醉漢是由Mark Hamill本人作動態捕捉的。)BB-8 存滿錢幣而滾動的聲音真是零違和感,完全表現出聲效設計團隊的功力。但原來這個看似非常自然的聲效,卻花費了團隊最多的時間。他們做了很多嘗試也得不出那種有重量的錢幣聲,因為現實中的錢幣都太細了。😆 超空間子彈 說這是最震撼的畫面之一實在當之無愧。大家還記得太空船超空間撞擊的那一瞬間有甚麼聲音?沒錯,是沒有!😂 大量聲音是在爆炸後才出現的。而要演繹出這非一般的爆炸,一定要靠多種聲音混合才能做到。其中最突出最特別的聲音就是一級方程式賽車駛過的都「卜勒效應」(Doppler’s Effect)。只要稍作加工,最奇怪的噪音也可以在這種地方發光發亮。 KYLO 和 REY 的光劍爭奪戰 大家知道 Star Wars Rebels 這套官方動畫系列嗎?其中有一幕,主角Ezra與Maul 利用原力使用Holocron 窺探未來,最後發生爆炸。原來聲效團隊套用了這個音效,他們解譯道:「既然都是Star Wars 的聲效,重用素材又有何不可?而且重用素材可以令觀眾產生共嗚,雖然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到就是了。」 賭場城市警察 說到重用聲效素材,其實還有一個例子:就是賭場城市中的警察載具。那是源自另一套官方動畫系列 Star Wars The Clone Wars 中的載具。粉絲有沒有留意到呢? BB-8 的笑聲 在BB-8 眾多的咇咇聲中,其中有一個是它的笑聲。但原來一開始設計的笑聲版本是非常不吻合的。雖然團隊中很多人都喜歡那個版本,但最後也被改了。因為那是一個讓人發狂的聲效:前傳中出現的禿鷲機器人(vulture droid)的笑聲。有這個改動也是合理的,沒理由BB-8 還懂得發出半個世紀以前的機器人叫聲吧? 太空馬的聲音 太空馬是一個動物聲音大雜燴。團隊除了找來了熊,還找來了山羊,其中最特別的是公羊求偶的叫聲。那是在佩塔盧馬(位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城市)的山羊,錄下它的叫春聲音後再把它調低,成為一隻脾氣壞的、怪怪的生物,完美表達出太空馬的悲慘。 波波咕咕叫 波波(Porg)在電影上映前已經成為熱話,上映後,有誰沒有被波波迪迪尼的過度宣傳萌倒?但波波的叫聲的確是很有感染力,因為原來它是其中一個最早開始製作的聲效。波波的叫聲是另一個動物聲音大雜燴。它的外表給我們的第一印象是鳥,所以團隊都以鳥作藍本。最後他們發現,雞與鴿子的混合最適合。尤其是鴿子的「咕」,把它調低調暖後很有質感。 大家在看<最後絕地武士>時,有沒有聽到甚麼聲效特別深刻?歡迎討論。 文:KrisY 資料及相片來源:nerdist.com

【品味控之選】 來自意大利的進階避震腳架 “DMSD”

說起近場/中場喇叭的避震腳架,有留意Kicksound 的朋友都應該認識ISOAcoustic(不認識的朋友也不要緊,我們的免郵費優惠還有效喔!)。但可能有不少朋友對品味要求很執著,繼續為家中的寶貝喇叭尋找更匹配的腳架。有見及此,我們亦再進一步,為大家引入來自意大利的進階之選——DMSD! 甚麼是 DSMD 60? 眾所周知,透過配上適合的配件,分隔開喇叭與枱面就可以調整喇叭的聲音,令喇叭更能發揮它本來的聲音。這個原理其實十分簡單,目的只是令所有能量都轉化為聲能,而非成為傳送到傢俬枱面上的震動能量並浪費掉。 DMSD 60 就是為這而設的喇叭腳架! 只要在喇叭下放 4個DMSD,保證你的喇叭的聲音一定不一樣。 當然,DSMD 不只推出了一種尺寸,除了 60 外,也有 較小的 DSMD 50。而且對唱盤粉絲來説也有驚喜,因為DMSD 也有推出唱碟穩定器Turntable Stabilizer 和唱盤腳架Decoupling Feet for Turntables。 其實,DSMD 的全寫是 Dave Mastrodonato Studio Design,而意大錄音室設計師 Dave Mastrodonato 正是以上產品的設計者。這個用上航空物料和特別的合成吸震橡膠,DMSD 絕對是頂級的喇叭腳架。 開箱評測 大家可能覺得,歐洲貨出來的效果是否真的那麼明顯……小編的親身體驗可以肯定地告訴你,有!真的有! 當你從不用腳架,到用ISOAcoustic 後的效果已經覺得非常出眾時,轉用DSMD 後你一定會嚇一跳,小編就是其中一人。DSMD 給出來的感覺更沉實,更立體,更集中和清晰,令到原本已輕有一流水準的Amphion One12 脫胎換骨了一般。當然,聽覺是主觀的感覺,所以小編做了簡單的AB Test,左邊One12 用DMSD 50,右邊用ISOAcoutsic L8R130。 第一樣試的是觸覺。把手放在兩隻喇叭下,很明顯的發現DMSD 那邊震動較少,這足以解釋DMSD 怎讓呈現更集中和清晰的聲音。 接下來就要聽聽低音。小編分別solo 左右聲道,很明顯左聲道低音較多。原因也很容易理解,因為低音能量沒有被浪費在桌面上。 就是這兩點已經可以證明DMSD 比ISOAcoutsic 更能帶出喇叭原本的聲音。  最後就剩下認真聆聽。小編發現,用了DMSD […]

向世界出發的錄音室新貴-Matthew Sim沈彥恆

無須走到亞魯亞圖,KICKSOUND今次向「世界」出發來到了馬鞍山,我們要訪問的主角Matthew Sim短暫回港,正在馬鞍山的工作室裡面埋首混音和調試設備。為何用「世界」來形容Matthew?難道他很「世界仔」?哈哈,非也,只是想帶出這位浸過「鹹水」的錄音室新貴具有不錯的世界視野,他長期在紐約的錄音室工作,接觸美國頂尖的音樂人,又和歐洲喇叭廠牌合作,同時又不乏香港和內地的工作機會,可謂無視地域限制,世界通行。 關於Matthew Sim 出生於香港,Matthew Sim 沈彥恆是位國際知名的混音師、音樂監製、設計師及顧問。他曾為SONY, RCA及DEF JAM/ISLAND RECORD等各大唱片公司旗下音樂人混音及錄音。沈彥恆目前在紐約最有名的GERMANO STUDIO擔任駐場混音師,為世界各地的藝人錄音和混音。通過跟很多不同背景、文化的音樂人合作以及他對音樂的造詣和理解,使他工作範圍包括所有類型的音樂。 http://www.mixbymattsim.com/     在香港出生的Matthew,他進入音樂製作行業的故事可能和不少朋友相似:中學時期對音樂有著濃厚興趣,在香港完成大學課程後前往美國Berklee音樂學院繼續升學,其後放棄了原本結他演奏專業改攻錄音工程。然而又與大部分人不同的是,在美國畢業後的Matthew並沒有選擇回港發展,他反而毅然前往紐約這個陌生的國際都會找尋機會。   M:Matthew K:KICKSOUND   K:音樂製作人的角色現在變得模糊,你也是「多瓣數」的製作人,音樂、混音、監製都有參與,你覺得當中是什麼原因造成這個現象? M:現在無論是美國或者香港的音樂市場都有這個趨勢,唱片公司的製作預算比以往減少了,於是灌錄真樂器的機會也會減少,因為要節省成本。對音樂人演奏技巧的要求也相應減低了,除非是錄jazz、blues等類型,但主流已經不在這裡。反而如果你懂得基本樂理、和弦,可能已足夠編排一首音樂了。加上如果你有技術底子,就更有利於挑選合適的「聲底」和處理手法。於是錄音/混音師和監製的角色會產生融合,引致現在很多人形容自己是 “Engieering Producer”(技術監製),或者是監製自己動手處理錄音和混音。   於Berklee畢業後,Matthew跟隨他的老師前往紐約工作。在一間叫Germano Studio的錄音室裡,他體驗了兩個禮拜美國專業錄音室工作的景況。這個短期工作完結後,Matthew輾轉在紐約流浪了好幾個月。由於他不是美國人,找工作很困難。就在近乎放棄的狀態下,某日他收到了Germano Studio老闆的來電:「你是否仍在紐約?我們需要人手!」   K:離開校園到了職場應該是另外一番體會吧,而且是在美國,有否遇上什麼難處?種族歧視問題嚴重嗎? M:當然啦,在學校的時候,太多好設備任你選用。現實工作裡,大部分的時間你手上只有不太好的器材去解決一大堆問題。學校裡學到的技巧可能比較過時,但基本概念有助我更快掌握新的知識。但其實在錄音室的工作,重點大都不在錄音技術上,照顧客人,安排他們的三餐飲食,他們是否感覺舒服,對燈光的要求等等瑣碎項目才是關鍵。錄音時,每個人的錄音喜好都有所不同,例如用什麼Mic,習慣的設定都要記得一清二楚。 歧視的問題一定有,文化差異太大,特別是對著黑人,他們很多都不是說正宗英語,很多的俚語,而且說得很快。我最初聽不懂的時候,感覺很尷尬很氣餒,以為自己的英文不夠好。後來和白人同事談起這件事,才發現原來連他們都聽不懂!不僅是種族原因,每個人來自的州份不同,大家都有自己的口音,的確不是每個人都能完全明白對方的英文。 要克服這些困難,視乎你能否得到他們的信任,讓他們相信你可以勝任這裡的工作。我的體會是他們很樂意讓我嘗試,有什麼做得不足的地方他們會毫不客氣地告訴我。由低做起的好處是你有足夠時間和客人熟絡,讓客人也知道你是專業的話,他們也很樂意和你合作。其實是很「人夾人」的,態度很重要,一定要友善!   被Germano Studio正式錄用後,Matthew就由低做起,清潔、打雜工作都是日常公事。他沒有埋怨,反而悄悄觀察整個錄音室的營運:如何和唱片公司應對,怎樣服侍客人,有什麼應該做,什麼應該要拒絕,以致收錢的方法。和經常來錄音的客人熟絡後,Matthew把握了不少「埋檯」的機會,客人會邀請他一同聆聽,而老闆也不介意讓他負責更重要的工作。 大概有一年的時間,由做助理的工作到成為主力的機會來了,一個混音師需要缺席,而Matthew正好一直跟著相關的工作,老闆就很自然就讓他補上。而其後他的表現亦獲得更多賞識,這次後Matthew便成為“Staff Engineer”,在錄音室裡處理更多錄音、混音。   K:在香港似乎做現場(Live Sound) 會較做錄音室易「搵食」,美國的情況又是如何? M:其實我也算是做現場出身,但在美國這個市場情況不太好。做現場的一大出路就是「走tour」,即跟著製作公司和大明星巡迴演出,辛苦的粗重體力工作當然不會少,更慘的是收入不穩定,跟勞工法例的薪金調整也不多,可說是沒什麼前景可言。就算有幸成為前台調音(FOH),或者台面監聽調音師收入也是不穩定,基本上沒有一個「市價」可言。要不然就做中型的演出場館駐場調音,容納200-500人的場地在紐約有很多,但設備方面我見過不少非常糟糕,有些系統設定幾乎是亂來的。這個工作也以時薪計算,而且偏低。 錄音室的前途會比較好,開始的時候會辛苦點,薪金也是很少,也要兼顧很多打雜的工作,但至少不用太多體力勞動。一旦你開始進入製作的工作,唱片推出市場後你開始有自己的”Credit”,工作機會增加的話,收入自然會增加。   K:可以透露在紐約做混音的市價是多少嗎? M:分別可以很大,其實也要看錄音室老闆會否為你爭取,因為唱片公司是有足夠資金的。一般來說最當紅的混音師做一首歌大概收5000-15000美金,他們屬於 “A List”的價錢,而 “B List” 以上,基本都收1500-3000美金一首歌。以我所知,最紅的那些混音師一年可做400首歌,他們還有唱片的售後分紅,因為每賣一張唱片就有某個成數的分紅給監製,而監製是可以決定分配多少給混音師。   喜愛音響器材的Matthew除了錄音工作外,也常常為器材進行評測,他本身亦獲得不少器材廠商青睞,獲邀成為代言人,例如Antelope Audio, APS等。其中APS的“Aeon”,產自波蘭的監聽音箱就是他引入到Germano […]

【一分銅一分貨】一般結他線 vs Vovox結他線

近日小編逛樂器店,遇見一個結他初學者在試結他,櫃檯上放着幾款不同的結他線,似乎她在試結他線。 不知是否因為初學的關係,雖然她彈得尚算流暢,但聲音卻尚嫌單調,沒有起伏。 然後聽她問:「喱條線幾多錢?」店員答:「$45」 哇,原來結他線可以那麼便宜,可想而知用料一定不會好,似乎音色的單調無味並不是純彈奏技術的問題。 小編決定聽多一會兒,發現每當她彈到低音部份的時候,聲音總是悶悶的,而高音部份也是弱弱的。不期然想起Vovox 總裁Jürg Vog 早前來香港的演說和示範:’We want to hear all sound information without any loss, not the cable.’ Jürg Vogt 在工作坊中示範了一般結他線與 Vovox Sonurus 結他線的分別。因為 Vovox Sonurus 是純銅芯,傳送的信號量多,損耗少,再加上精細的計算與研究,令它成為一流線材。 細聽之下會發現音樂動態更為突出,輕力彈聲音細膩,大力彈聲音洪亮,高低頻也能完美呈現。 ‘You won’t know how’s an electric guitar sounds like, until you use a honest guitar cable.’  這句話讓不是結他手的小編也恍然大悟!就算結他再貴,沒有一條可以如實反映的線材也「得物無所用」! 考耳仔時間(請用耳機),請問大家能否分別一般結他線與 Vovox Sonurus 結他線的聲音? 最後一個tips,根據Jürg Vogt的經驗,原來一組線路中,只有頭尾的兩條線最能影響整體聲音質素。所以中間的guitar effect 踏板等patch cord […]

用家投稿:Aeon II 開箱及監聽報告

轉貼自:mountain@heavenrecordingstudio APS x Germano Studio Aeon 2 (Studio Monitors) Neve 1073 x3 (Microphone Preamplifiers) Prism Sound AD-2 (Two Channels Analogue to Digital Converter)  Talent呢樣嘢從來無分年紀, 有就係有; 勁就係勁; 聽覺天份有時唔係勤力就追到 好友Matthew Sim不單Mixing好掂, 連設計喇叭都得 他在New York工作的Germano Studio把APS Aeon1 花了兩年時間改良了 Aeon2, 眾所周知, Studio Monitors 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設計方向就是要有10仔頻率曲線及近似的decay time, 如圖。Matthew都係向著這方面努力再加上更好的低頻及更現代的聲音。 經常同Matthew Sim討論點樣錄音才錄得最好聲 STUDIO ACOUSTIC x PERFORMER x GEAR 缺一不可。 Studio Acoustic + Performer […]

【袋錢入你袋】Antelope 的 FPGA effects 究竟為何物?

身為數位音頻時鐘龍頭多年的Antelope Audio,現已向數位音頻接口的世界翻起革命了。革命性的第一擊是強大的FPGA 效果。但甚麼是 FPGA 呢? 甚麼是 FPGA? 首先,要簡單介紹一下甚麼是 FPGA。Field-programmable gate arrays (FPGAs) 是可編程芯片。FPGA能提供與硬件媲美的速度和可靠性,它們更比一般芯片 application-specific integrated circuits (ASICs) 便宜。 可編程芯片也與‘以處理器為首的系統’上運行的軟件具有相同的靈活性,卻不受‘可用處理核心’的數量限制。 與處理器不同,FPGA本質上是真正並行的,因此不同的處理操作不必使用相同的資源。因此,當您處理更多數據時,一部分的程式性能不會受到影響。 Antelope 內置的 FPGA 效果有何特別? – Antelope 的 FPGA 保證做到市場上最少的聲音延遲,並為他們的設備提供了大量的硬件建模功能。 – Antelope 的 FPGA 可以處理比常規DSP卡幾乎兩倍的FX,而且無需CPU參與。 – Antelope Audio 的 FPGA 效果特點是經典吉他,EQ,復古壓縮機和他們的AuraVerb,Antelope會繼續發布新的效果(關於 Antelope 在6月發布的最後6個效果的信息可以在這裡找到:http://en.antelopeaudio.com/2017/06/six-new-vintage-compressor-fx-you-can-get-only-from-antelope-audio/ ) – (最重要的是) Antelope 所有的音頻接口都免費附送FPGA效果! 更多關於FPGA與DSP和Native相比的優勢,請查看以下介紹:https://www.emaze.com/@AQTRWITT/fx 如何使用Antelope 的 FPGA 效果? 相信這是大家很在意的問題,究竟如何使用Antelope 的 FPGA 效果?在控制介面究竟如何接駁?看過這片就一清二楚了!   立即購買Antelope […]

【解迷】點解會俾《神奇女俠》嘅主題曲洗腦?

睇落去之前,聽咗呢首曲先! 冇錯,今日我想研究下 Wonder Woman 主題曲嘅力量! 相信鍾意DC 嘅fans、鍾意睇超級英雄戲嘅朋友、或鍾意睇靚女做動作戲嘅你(大家唔好諗歪😏),都已經睇咗上映近一個月嘅《神奇女俠》;又或者你係上年嘅《蝙蝠俠對超人》入面都見過超搶戲嘅Diana 登場。小編覺得佢咁搶戲除咗因為佢夠索之外,好大原因係佢有一首超級上腦嘅主題曲。(當然仲有其他原因:佢勁抽、成套 BvS 都編得太亂,套戲冇乜其他易上腦嘅音樂…)咁點解呢首主題曲咁上腦呢?小編認為主要有三點: 1. 電子大提琴 x Metal Rock 首先最容易察覺係Metal Rock構成嘅氛圍。尤其是當整套戲都係由管弦樂器嚟做配樂,一首Metal 足以留下深刻印象。 2. 唔協調 x 和諧 再稍作分析,就會發現其實旋律主幹只係由五個音組成。其中頭三粒同最尾一粒音都係屬於同一個三和弦,而第四粒音就係所謂「撞音」,亦都係主題中最上腦嘅部分。 人係好奇怪嘅生物,喜歡留意唔和諧嘅嘢,然後將唔和諧變成和諧就會得到滿足感。而係今次呢段主題曲入面,呢個唔和諧嘅音「擾攘」咗兩個小節(佔成句嘅一半)後,終於帶返我哋入和絃,於是我地就覺得非常美好,非常上腦。 3. 7拍複節奏 跟住落嚟係比較深嘅一環,就係節拍。大家最常聽見嘅拍子係四拍,因為差唔多全部流行曲都係用四拍編寫嘅(你睇吓上榜新曲邊首唔係四拍嘅?)。就算係著名主題音樂都鍾意用四拍(如星球大戰、蜘蛛俠、加勒比海盜、鐵達尼號……)。所以用7拍編寫嘅神奇女俠主題,會顯得更特別,更加容易令人上腦。 不過7拍雖然唔常見,但都唔係罕有。究竟仲有乜嘢可以令到今次呢個7拍主題特別突出呢?答案就係2+2+3呢一組不停重複、用鼓同低音樂器大大力「鋤」嘅重拍。 其實2+2+3都係一種不和諧。因為雙數+雙數+單數=單數,而單數起音樂上會產生不平衡感(除咗三嘅陪數以外)。另外,短+短+長可以令人產生期待與懸念,最後用上大力嘅重拍鞏固不和諧感,就可以令呢種期待同懸念轉化為興奮同刺激。於是,就算你行出戲院之後,短短長呢個節奏都可以繼續係腦中迴響。 不過,原來呢五個音嘅主題已經俾好多唔同嘅電影女主角用過㗎啦。睇埋下邊條片,包保你大開眼界!   文:KrisY 資料及圖片來源:互聯網  

【用家主導】APS 新品 AEON2 的進化理念

大家或許已經知道,APS與“Germano Acoustics” 聯合推出了新的監聽喇叭——AEON II。香港音響工程師Matthew Sim 有份參與的設計,符合現代音樂製作,AEON II 將會是音樂愛好者新的、更準確的近場監聽系統。就讓我們看看,究竟Aeon II 有什麼特別令廠商自豪的地方吧。 首先要為大家介紹一下 Germano Acoustics 與 APS 的關係。早在 2014 年頭,出身於香港的音響工程師Matthew Sim 已把 APS 監聽喇叭引入到他工作的錄音室Germano Studio。2008 年成立的 Germano Studios 是美國首屈一指的錄音/混音室,老闆 Troy Germano 更在幾年後設立音響工程部門 Germano Acoustics,而其中的 Studio Design Group 更為很多大錄音室如Red Bull Studio Los Angeles, New York University Clive Davis Institute, Samsung New York, Sony Studios London 等進行室內設計。這些豐富的設計經驗,令到 Troy 更加明白創作音樂需要怎麼樣的環境和器材。 在了解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