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ON Remastered】重塑香港錄音殿堂-“AVON”雅旺錄音室專訪

大家對“Remaster”這個字可能都不感陌生,很多經典的唱片、舊錄音會經由錄音室重新處理後推出市面,這個過程就是“Remaster”。經Remaster的歌曲保存了原本的精髓,同時亦以現代音色及響度重生,甚至再次流行起來。今次KICKSOUND採訪的對象不是一個人物,而是一個本身也剛好完成了“Remaster”過程的地方,亦是一個經常為音樂做Remaster的地方--這裡是“AVON”雅旺錄音室。

 

關於AVON:

AVON Recording Studios 雅旺錄音室建於83年初,由國際知名音響師 Tom Hidley 設計,為全港最具規模及歷史地位的專業錄音室。在八、九十年代香港唱片業輝煌時代盛產不少天王巨星的錄音製作,時至今日仍然是樂壇最知名的錄音場地。

avon01重回熟悉的地址,來到AVON的大門:顯然招牌及燈光已煥然一新。行政的Helen小姐為我們帶路並解釋新AVON的改動。其實早在上年已聽聞AVON易手,新的投資者為這個地方重新裝修及優化錄音器材,室內佈局亦作了調整。今次到訪一看才發現,與其說是裝修,不如說是”touch up”(潤色),因為本來充滿歐洲古典風格的室內設計並沒有改動,走廊的精心佈置及茶水間的車廂卡位設計令整體更顯美輪美奐,「我地盡量都想保留返原本個樣」Helen說。

 

主走廊位置

主走廊位置

錄音室門外的燈飾

錄音室門外的燈飾

茶水間變身成車廂卡位,可容納更多人

茶水間變身成車廂卡位,可容納更多人

 

香港錄音殿堂,製作出一個時代的聲音

我們首站來到Studio A,是AVON最大的控制室,連接著錄音室“Live Room”。而這裡最搶眼的當然是Neve 8068混音檯,Orignal Tannoy監聽音箱以及數之不盡的經典Analog outboard處理器, 而且以膽機為主,音色取向較warm和大粒。其中不乏罕有的收藏,例如Fairchild 670。

Studio A 器材Hihglight:Neve8068 混音檯,Original Tannoy監聽,NS10監聽,TEC監聽

Studio A 器材Hihglight:Neve8068 混音檯,Original Tannoy監聽,NS10監聽,TEC監聽

12321595_993606427381610_539147229488856115_n

Fairchild 670 ,無疑是世上最貴的Stereo Compressor(二手價近3萬英鎊),聽講是20個真空管(膽)的設計,高音圓潤,吸引許多製作人特意前來使用,說是鎮店之寶亦不為過。(相片源自AVON Facebook)

家私的選取都襯托主題

家私的選取都襯托主題

兩位資深錄音師 左:阿Ming,右:Ako

兩位資深錄音師 左:阿Ming,右:Ako

在這裡我們與Ako及阿Ming兩位資深錄音師暢談在AVON工作的心路歷程,96年因編曲人弟弟的引薦下入行,Ako說當年覺得「recording做balance好過癮」,而踏入在AVON第二十個年頭,Ako見證了這裡的變遷,同時也是唱片業的變遷,「最多booking嘅時候係八九十年代,錄音室經常full,加上後來嘉利大廈大火,寶麗金嘅所有錄音都過曬嚟做」,憶起那個黃金時代,錄音室的貴客粒粒巨星:「梅艷芳,張國榮,葉倩文」,而合作過的製作人中,讓他印象最深刻的要算鐘定一和Chris Babida(鮑比達),「佢地工作認真得好緊要,你要好集中精神去做」。

 

Studer A800 MKIII及J37等多部帶機經已修復準備投入服務

Studer A800 MKIII及J37等多部帶機經已修復準備投入服務

 

樂壇的縮影,時代的轉變下走下坡

穿過兩扇玻璃門的隔音空間,走進Studio A相連著的錄音室 “Live Room”。這裡算是AVON最大特色的房間,室內聲學處理出自名師Tom Hidley之手。早在興建這座商廈的時候已經預留了足夠的樓底空間,接近20呎高,面積亦接近800呎,整個樂隊一起錄音都無問題。「呢度最開心就係收Live band」,阿Ming為我們介紹說。早在89年已入行,初初在EMI工作後來再轉到AVON的他自言最愛Live band,「呢度acoustic又好,如果做hifi碟或者做jazz,同成班人一齊係一件好enojoy嘅事。」的確在香港要有這麼大的空間作錄音用途絕不容易,而且有這麼多頂級器材,經營上面一定有難度。

Live Room裡的Steinway三角琴

Live Room裡的Steinway三角琴

談起早幾年Avon的低潮時期,二人都表現無奈,「最主要係市場沒落得好犀利,早年係翻版盛行,跟住就係mp3嘅影響」Ako說,「多咗人開project studio, 為左慳錢,個個『匿埋』做,就算係mixing都係電腦做曬。嚟studio就淨係錄人聲,近年興返live band先多咗人返嚟。」,「其實咩都係市場主導,呢度地方大,器材保養嘅支出,比起project studio負擔當然重好多,但又要面對佢地嘅競爭。」阿Ming補充說。

 

Live Room的樓底很高

Live Room的樓底很高

老闆珍藏的初代Neuman U47,Ako形容為聲音十分通透

老闆珍藏的初代Neuman U47,Ako形容為聲音十分通透

Live Room裏的drum booth,有partition可自由調節空間大小

Live Room裏的drum booth,有partition可自由調節空間大小

Live Room裡舊有的聲學處理依舊保存

Live Room裡舊有的聲學處理依舊保存

 

重新學習何謂好的音樂,好的錄音

Ako展示了Live Room中間一個位置,踩上去稍稍聽到木板鬆動的聲音。原來這個點是個“靚聲點”,錄vocal就最常站在這個位置上。站在這裡望向控制室方向,彷彿置身廣東歌最輝煌的年代,看著梅姐、哥哥當年錄音時看著的景觀,突然才發現這裡其實別具歷史價值--尤其是對香港樂壇發展來說是一個不可取代的地標。看來延續AVON不止是一個「商業決定」這般簡單,有心人似乎更在意要延續香港音樂製作的一處樂土和傳統。

Live Room中間的“靚聲點”

Live Room中間的“靚聲點”

Ako看來也深知當中的因由,亦為我們娓娓道來:「最重要係老闆有心有力,好想將以前大家都公認係好聲嘅製作帶返出嚟,呢個其實好緊要!因為如果大家都慳住個荷包而唔去做,咁當然慢慢就越做越差。好彩老闆本身好鍾意呢樣嘢,佢又肯花時間,花金錢, 花心力去做返出嚟。」,「佢就係睇到一點,宜家基本上大家都需要重新去學習返咩係好嘅音樂,咩係好嘅錄音。」,「有人話香港聽眾唔識聽歌,但實情係大家都識聽,大家都問點解外國啲歌好似好聽啲?其實係個錄音過程有好大影響!今次嘅翻新裝修,器材嘅升級其實比起AVON第一次裝修更強勁,市場上面嘅嘢可能我唔識睇,我淨係知道宜家呢度一定做到好嘅音樂!」

 

推廣錄音製作文化,重塑香港好聲音

最後我們來到Studio B,一間聲音取向與Studio A截然不同的房間。器材上這裡較為集中是原子粒機的outboard,混音檯是SSL4000,監聽的選取亦見有ATC等比較modern的選擇。這裡的錄音booth空間相對Live Room當然小得多,比較接近現在流行的Project Studio。

Studio B 器材Hihglight:SSL4000混音檯,NS10監聽,ATC SCM 25A監聽

Studio B 器材Hihglight:SSL4000混音檯,NS10監聽,ATC SCM 25A監聽

本來的Neve Console上拆除下來的EQ module經“VR Rack”變成獨立outboard

本來的Neve Console上拆除下來的EQ module經“VR Rack”變成獨立outboard

資深錄音師:Derek Kwan

資深錄音師:Derek Kwan

為我們介紹這裡的有錄音師Derek Kwan。Derek在三位錄音師當中年紀較輕,但經驗亦不淺。自小已經知道自己不想走傳統的路,當年中五畢業的他已經毅然隻身走去美國MI攻讀低音結他課程,期間發現自己更愛製作和器材的東西:「接觸左好多唔同範疇,包括每晚睇嘅show,睇人地點樣『推』聲 ,學校圖書館大量嘅雜誌書藉,我好快發現自己中意『機器』多啲」,於是他旁聽了大部分錄音和製作的課堂,周圍搜購器材去嘗試錄製音樂。畢業後回港的他亦因此全身投入到錄音室的工作。

 

Studio B的outboard收藏亦不少

Studio B的outboard收藏亦不少

Studio B的錄音booth,可track人聲和acoutic結他等;比起以前加設了地毯及窗簾,減少聲音反彈;Derek說有歌手會喜歡空間感較小的地方track vocal

Studio B的錄音booth,可track人聲和acoutic結他等;比起以前加設了地毯及窗簾,減少聲音反彈;Derek說有歌手會喜歡空間感較小的地方track vocal

Neunmann U47

Neunmann U47

Private Q,全ananlog的multitrack foldback系統,好聲之選

Private Q,全ananlog的multitrack foldback系統,好聲之選

Derek的經歷似乎是新一代製作人入行的縮影:讀完書想入行,但又遇上香港音樂製作的低潮。曾在一間project studio工作近6年,由低做起,輾轉間做過freelance,後來又得到機會到廣州the village studios擔任錄音室經理,過程帶點「漂泊」。自去年11月起他就幫忙AVON的翻新工程,今年1月接手了第一個在這裡的project,開展了他的AVON生涯。此刻的他對熱愛的錄音工作有何展望?

「有一個咁大嘅Live Room,我就好想做多啲 live band 錄音」,「我係village嘅時候做好多一take過錄嘅live band,我自己就好推崇呢樣嘢,因為我覺得一隊band係應該一齊彈一齊錄」。除了錄Live band,Derek亦提到對公眾關於音樂製作,幕後技術的推廣,「一直都想聽眾留意返多啲音樂本身,例如有邊個musician彈緊啲乜,點解佢係果個位會咁處理?其實每首歌就算幾『魚蛋』,編曲,混音都有人付出過好多心思係裏面。」似乎這個理念亦與AVON將會進行的推廣活動不謀而合,就此Helen小姐亦向我們補充說:

「會逐步搞啲教育類型嘅活動,例如錄音講座,搵隊jazz band過嚟幫手示範,俾有興趣嘅人士睇返甚至參與成個錄音製作嘅過程。」,「好想慢慢帶返一個信息比大家,就算你聽緊一啲免費下載嘅音樂,但並唔代表你要聽爛聲,好嘅錄音過程,經好嘅器材處理,就算你只係用電腦聽,你都會聽到好嘢!」

 

 

採訪:Kawai & Kenji

文:Kenji

攝影:Kri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