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系列專訪】結合詩與音樂的One Man Band — 池荒懸 下

上回講到: 【另類系列專訪】結合詩與音樂的One Man Band — 池荒懸 中

嚟到最後一篇,想同池荒懸談談更多有關文學與音樂取向上嘅概念同睇法~到底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呢?有關創作先後的邏輯,池說,他的創作是先有文字、後有音樂。

準備每段演出前,首先考慮手上的詩是否適合做演出。留意詩的格式、分段,去考慮讀詩的節奏以及情緒上的變化,再進一步建構聲音。對於裝備、樂器的選擇,亦要看自己對詩的詮釋,希望營造出哪種氛圍。最後就是處理聲音當中的細節,是用 Sampling?還是 Synth 更合適?會出現 Melodic 的音樂嗎?作品的輪廓隨着以上的考慮愈見愈明。

1. 香港文學夏令營

怎樣的詩對他來說少份再創作的吸引力?一些句子冗長、文筆偏散文類,他則不會採用。他認為,除非出發點就是希望聽眾專心於讀詩,否則音樂在這裏的角色很容易失焦,只能稱上配樂、甚至是「有和沒有都可以」(池:播CD都得喇(笑))。對他來說,看待這類形式的現場演出,文字和聲音表現兩者間的比重應該盡量相等。聽眾需要清晰地聽到詩的內容,詩意又可以透過音樂領會或啟發。因此,如何不令任何一方淪為陪襯,就是創作最好玩的地方了。

那麼已有的文字與聲音的再創作,會否出現過於直接、內容重疊的可能?池道:聲音的意象又好比文學的意象。池以《垃圾的煙花》為例,作者於詩中對垃圾的意象,和他再基於這個意象,進一步對聲音想像和扭變,例如編排一種層遞式的聯想。其實都係要靠自己判斷(笑)簡單來說,首詩寫有關大海,那麼聽覺上,有直接出現海聲的需要嗎,或海浪聲又有沒有轉化出原文沒有的新意?這些都是進入「自行判斷」範圍了~

2. 與曹疏影和黑鬼排練,攝於2018

對於理想中的One Man Band裝備,不同時期的池荒懸都有不一樣的追求。以往他的創作偏向 Noise 類,而現階段的他想多嘗試音量較靜、不容易被旋律主導氣氛的表達方式。考慮裝備上,偏好能夠一人操作的樂器就當然了,亦不能是一些控制上過於忙碌的,而且所有要靠口,如口琴,也排除在外(因為他同時需要讀詩)。他亦會考慮自己能否駕馭樂器自身的角色。他指每個樂器都可以有角色設定或性格,特別是 Acoustic 類,個性鮮明,使用恰當可加深作品的氣氛和意象。而最好的情況是,一個樂器能夠配合幾種詩的風格,夠曬 flexible(同慳返好多錢啊啊啊)。

3. 與tl;ld合作

喜歡 Micro Sound 的他已經有一部 Teenage Engineering Office (PO24)  在手,池曾駁過落 Korg Kaoss Pad (圖3) 無調性的Office加上 Effect 同 Controller 來玩 。但對他來說,有調性的例如 Arcade 就唔太啱玩。以現場表演來計,唔夠熟習有調性的東西即興上來顯得諸多限制,要 Sync 所有 PO 來做 Pattern/Arrangement,對他而言又不完全算得上即興。加上界面來說, PO 系列偏精簡,無 Display 的話就更加需要先熟習它的運作。

4. Korg Kaoss Pad 3.0

最近有添置新裝備嗎?當然有的(自言是購物狂 ),介紹返先,來自印度的樂器 Shruti Box(圖4, 5, 6) —— 一款簡單的手動泵簧片,音色偏 Drone 類可製造音牆,會發出均衡的 Chord 聲,聲音慢得來和環境聲相襯,帶有少許宗教味,但用來建構 Moody Ambience 的話亦很合適(印度人講故仔都會用)。呢隻黎講可以加 Pedal (池: 都要千幾蚊啊!!)用腳踩,其他原理亦同風琴一樣。新裝備其實唔止一樣,不過本文就講住咁多先喇,想知係乜,有緣的話大家可以去睇 Live (笑)~

5. Shruti Box + 一個人

6. Shruti Box

7. Shruti Box

 

 

 

 

 

 

 

 

最後感謝池荒懸先生願意花時間同小編們對談~短短三個鐘,聽左好多關於幾代人對文字或詩視野上的轉變。你話學到啲咩?就係!!創作,最忌比社會環境同受眾局限自己嘅視野啊(偉論嚟快啲袋入袋先)。本篇完。

 

附上一張 池荒懸 Ten Years Challenge !!(唔需要對比因為無點變過LOL)

池荒懸。香港詩人。著有詩集《海灘像停擺的鐘一樣寧靜》及《連花開的聲音都沒有》。作品入選《港澳台八十後詩選》、《衛生紙詩選》、《香港新詩80後二十二家》、《文學好自然.來寫便是》、《書在,人在——在緊緻的密縫中閱讀》、《黃詩帶》等選集。《聲韻詩刊》及石磬文化社長。香港文學生活館理事會成員。香港十八區巡迴詩會核心成員。聲韻詩歌生活節發起人。Opensea Studio唯一成員。

一段由池荒懸以PO20 Arcade, PO 24 Office 製作的 Live Sample:

字花:光砌的門——悼曼德拉及其他 池荒懸

http://zihua.org.hk/magazine/issue_002/article/door_build_by_the_lights/

撰文:JJ@KICKSOUND

訪問:JJ@KICKSOUND,Kui@KICKSOUND

校對:Kui@KICKSOUND

資料來源:https://www.musicinthemoment.com/shruti-box-store

【另類系列專訪】結合詩與音樂的One Man Band — 池荒懸 中

上回講到:【另類系列專訪】結合詩與音樂的One Man Band — 池荒懸 上

對於一人同時兼顧讀詩和現場音樂,Minimize 現場的演出過程就成為了池的首要考慮。首場用了Ableton Live加一部 Launch Pad,第二場重整了裝備,只選用一部 Novation Circuit(圖1) 。現場配樂上除了Sample Looping 和 Melodic Improvisation,池亦會通過這 Groove Box 以 Overdub 方式建立更厚的氣氛,又更改了詩句的順序來建立段落間的情緒起伏。

1. Novation Circuit

熟習了 Circuit 後,池又回到 Ableton 的懷抱當中。當時 Ableton 推出 Push 1.0 —— 一部 Ableton 自家廠牌的MIDI Controller,介面與軟件相近,專為現場表演者而設,只需集中於硬件使用。現時 Ableton Live (軟件) 也出到 10.0.幾版時,硬件最高也只有2.0代(聽說 2019年或會推出 3.0)。池以 Push 演出了一首寫自詩人陳滅的作品《垃圾的煙花》,亦是至今他最為滿意的一場演出。

2. Ableton Push 1.0

由於只能一人控制所有效果,於是沒有大量使用 Track 。 簡單的 Controller,配合 Ableton 的 Sample 和 Synth 功能,對同時需要讀詩的池來說已相當夠用。那麼演出對於當時的觀眾會否太過新鮮呢?池相信若自己的演出是放在音樂界,並沒有那麽大看頭,但由於他在文學圈做這件事,把音樂與文學結合,就為詩增加了一種演繹方式。他更笑言,早在文壇前輩也斯的年代,跨界創作也可說是「普遍」,不知何以買少見少,所以他從不認為自己的創作新穎,而可能是演出者與受眾兩方都在年月間改變了不少。

3. 陳智德(1969年-),筆名陳滅,出生於香港,詩人、評論人。

 

是甚麼驅使他堅持這種演繹方式?池認為中文字除了平仄韻律以外,文學本身亦有專屬的音樂性,其有別於音樂或聲音當中所帶出的那種,但兩者絕對有關聯(因為始終都是聲音嘛(笑))。何謂文學的音樂性?簡單來說也是不同讀法而成的效果,不同人演釋同一篇詩已千變萬化,詩的基本節奏、停頓、腔調、語言、感情等等(例如你以哭腔讀詩,或用普通話讀,四聲都已好唔同)。這種聲音的效果就是基於文字,而音樂或純粹聲音卻又往往可以配合或衝擊文字的演繹,但他笑言他是實踐派的,理論的東西並非他主要的考慮,還是直接憑感覺和效果來判斷,而後才有評論的空間

他希望能以個人創作嘗試把兩者連繫,把文學轉化成演出。對他而言不需過份追求製作上的高低,或是音樂上的創新。他以 Leonard Cohen 為例,他認為 Cohen 的歌詞甚至比他的音樂更為重要, 又指到許多歌詞的文學性都很高,歌詞中也流露詩意,文字(歌詞)、音樂和詩意並置,難以獨立區分之間的界線令他更開放地思考文字與聲音之間的關係。

 

 

 

題外話,這裏分享一段由港台出品、改編自也斯作品,長20分鐘的短片。論故事、鏡頭、剪接上現在回看還是相當有趣(返緊工最好唔好睇啊)。

(待續)

撰文:JJ@KICKSOUND

訪問:JJ@KICKSOUND, Kui@KICKSOUND

校對:Kui@KICKSOUND

資料來源:Wiki、YouTube

【另類系列專訪】結合詩與音樂的One Man Band — 池荒懸 上

Team Kicksound 在這裡要先祝讀者們新年快樂!19年Kicksound 決心重開人物專訪系列(其實係一直太忙未能落筆……)不過,今次Line Up有啲特別,想帶大家聽聽幾位本地另類音樂玩家嘅故事。第一位專訪有本地詩人池荒懸,究竟詩同音樂可以點玩?請閱  >>>

關於池荒懸

英國留學時期主修商科,週末到一些海外華人學校內義教中文,繼而開始寫詩至今。從閱讀朦朧詩、觀察台灣現代主義文學,到模仿其他詩作,過程中建立起個人的詩作技巧,回流後出版了第一本個人詩集《連花開的聲音都沒有》(圖1),以鄉愁為題以及一些形式主導的作品結集而成。兩年後推出第二本詩集《海灘像停擺的鐘一樣寧靜 》(圖2),則發展出比較內省的文字和個人風格。圖3、4 為兩位池於訪問中提及的詩人前輩。

1. 詩集《連花開的聲音都沒有》封面

2. 詩集《海灘像停擺的鐘一樣寧靜 》封面

3. 楊煉(1955-),祖籍山東,中國朦朧詩人。

4. 北島(1949-),祖籍浙江湖州,朦朧詩人,先後於國際獲多項文學獎,現為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教授。

 

 

 

 

 

 

 

 

 

 

小時候學習中式樂器二胡,池荒懸到近二十歲時才買了第一部電子音樂裝備 YAMAHA 的 CSX1(圖5)—— CS1X 是 YAMAHA 於1996年推出首款用於電子和舞蹈音樂的sample-based synthesizer。它是一個模擬和可控的電音合成器,配備合成Bass、Keyboard、Vocal、Leads、Sequences、Drums,所有控件和參數都是實時和 MIDI 可控的。以當時的技術來說,一部可以提供即時調整功能、30種 Pattern、並帶有召回數據和場景記憶設定的合成器,經已足夠用於不同音樂類型的現場表演,另聞英國 Jazz-Funk 型佬 Jamiraquai、英國另類電子兄弟 Somatic Responses、傳奇大咖 David Bowie 都有用佢。

5. YAMAHA CSX1

回想當時還是 Hardware 主導的年代(市場還未有多少 Software 和 Plug In 可用),加上 Steve Jobs 仍未回歸蘋果,即是說全世界的界面設計歷史仍未被改寫,連拿著用者手冊狂煲用法都幫不上忙時,自學電子音樂可說是很不容易。直到後期 Ableton 的普及,才開始接觸音樂的 Programming、玩Sampling、VST,整下Effects,慢慢嘗試為自己寫的詩做配樂編曲,踏上了這條慢性燒錢之旅。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

6. 香港十八區巡迴詩會第十四場海報(現已停辦)

各種藝術圈都有其作品展示和交流的方式,「十八區巡迴詩會」則是詩愛好者的公開聚會。活動大概是於十八區內各選一個地方,以固定班底和邀請嘉賓形式,於每區辦一場讀詩分享會。拒絕每場以同一形式讀詩,又不想以二胡的獨特性格局限了詩的氛圍,池開始思考有關詩與電子樂現場的可能。在柴灣場次中,他首次嘗試以電子音樂配詩,預先把sample和聲效等編排進Ableton Live,然後以Novation Launch Pad即興演出,簡單地玩了首次個人現場。

7. 首次現場

(待續)

撰文:JJ@KICKSOUND

訪問:JJ@KICKSOUND, Kui@KICKSOUND

校對:Kui@KICKSOUND

那些年你可能錯過了的唱片格式

就算係新世代樂迷,都應該對曾經流行既唱片格式有少許概念,例如早期既黑膠,卡式盒帶(Cassesste)到後來既Compact Disk(CD),Mini Disk(MD),再到近期有iPod,mp3數碼檔案播放機。但其實係呢啲流行格式發展期間有過唔少短暫出場既產品你可能未必留意過:

Elcaset

(1976-1980)

 

Elcaset 與一般compact cassesstte 比較

 

70年代由Sony,Panasonic,Teac聯合開發既模擬制式磁帶,size係一般cassette 帶既一倍,採用1/4“磁帶方便與錄音室用既open reel母帶接軌,又稱為L-Cassette或大cassette。可以想像部唱機個size有幾巨大:

 

Sony Elaset Player

 

Digital Audio Tape (DAT)

(1987-2005)

 

DAT tapes

 

由Sony推出既數碼制式磁帶,外觀與一般cassette相似,但磁帶較幼;可錄製比CD 更高sampling rate達48kHz,而且儲存同複製檔案都唔會有數據損失,深受專業用家歡迎。可惜因為價格較高,無法係家用市場普及。

 

Digital Compact Cassette (DCC)

(1992-1996)

Digital Compact Cassette (blank, front)

DCC Tape正面

 

Digital Compact Cassette (blank, rear with cover open)

DCC Tape背面

 

由Philips開發,聲稱要同當時賣得火熱既Sony Mini Disk一較高下。其構造類似DAT,都係行數碼制式既磁帶,雖然價格便宜,而且DCC唱機可兼容普通cassette帶播放,但銷情慘淡,推出四年已經停產。

 

文:Kenji

圖片來源:wikipedia, www.obsoletemedi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