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系列專訪】結合詩與音樂的One Man Band — 池荒懸 中

上回講到:【另類系列專訪】結合詩與音樂的One Man Band — 池荒懸 上

對於一人同時兼顧讀詩和現場音樂,Minimize 現場的演出過程就成為了池的首要考慮。首場用了Ableton Live加一部 Launch Pad,第二場重整了裝備,只選用一部 Novation Circuit(圖1) 。現場配樂上除了Sample Looping 和 Melodic Improvisation,池亦會通過這 Groove Box 以 Overdub 方式建立更厚的氣氛,又更改了詩句的順序來建立段落間的情緒起伏。

1. Novation Circuit

熟習了 Circuit 後,池又回到 Ableton 的懷抱當中。當時 Ableton 推出 Push 1.0 —— 一部 Ableton 自家廠牌的MIDI Controller,介面與軟件相近,專為現場表演者而設,只需集中於硬件使用。現時 Ableton Live (軟件) 也出到 10.0.幾版時,硬件最高也只有2.0代(聽說 2019年或會推出 3.0)。池以 Push 演出了一首寫自詩人陳滅的作品《垃圾的煙花》,亦是至今他最為滿意的一場演出。

2. Ableton Push 1.0

由於只能一人控制所有效果,於是沒有大量使用 Track 。 簡單的 Controller,配合 Ableton 的 Sample 和 Synth 功能,對同時需要讀詩的池來說已相當夠用。那麼演出對於當時的觀眾會否太過新鮮呢?池相信若自己的演出是放在音樂界,並沒有那麽大看頭,但由於他在文學圈做這件事,把音樂與文學結合,就為詩增加了一種演繹方式。他更笑言,早在文壇前輩也斯的年代,跨界創作也可說是「普遍」,不知何以買少見少,所以他從不認為自己的創作新穎,而可能是演出者與受眾兩方都在年月間改變了不少。

3. 陳智德(1969年-),筆名陳滅,出生於香港,詩人、評論人。

 

是甚麼驅使他堅持這種演繹方式?池認為中文字除了平仄韻律以外,文學本身亦有專屬的音樂性,其有別於音樂或聲音當中所帶出的那種,但兩者絕對有關聯(因為始終都是聲音嘛(笑))。何謂文學的音樂性?簡單來說也是不同讀法而成的效果,不同人演釋同一篇詩已千變萬化,詩的基本節奏、停頓、腔調、語言、感情等等(例如你以哭腔讀詩,或用普通話讀,四聲都已好唔同)。這種聲音的效果就是基於文字,而音樂或純粹聲音卻又往往可以配合或衝擊文字的演繹,但他笑言他是實踐派的,理論的東西並非他主要的考慮,還是直接憑感覺和效果來判斷,而後才有評論的空間

他希望能以個人創作嘗試把兩者連繫,把文學轉化成演出。對他而言不需過份追求製作上的高低,或是音樂上的創新。他以 Leonard Cohen 為例,他認為 Cohen 的歌詞甚至比他的音樂更為重要, 又指到許多歌詞的文學性都很高,歌詞中也流露詩意,文字(歌詞)、音樂和詩意並置,難以獨立區分之間的界線令他更開放地思考文字與聲音之間的關係。

 

 

 

題外話,這裏分享一段由港台出品、改編自也斯作品,長20分鐘的短片。論故事、鏡頭、剪接上現在回看還是相當有趣(返緊工最好唔好睇啊)。

(待續)

撰文:JJ@KICKSOUND

訪問:JJ@KICKSOUND, Kui@KICKSOUND

校對:Kui@KICKSOUND

資料來源:Wiki、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