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系列專訪】(二):影像、實驗音樂、黑膠廠牌 NLS Records 創辦人 — Jimmy Howe 中

上回講到:影像、實驗音樂、黑膠廠牌 NLS Records 創辦人 — Jimmy Howe 上

上文推介的紀錄片 A.Visualist當中,提到 Artist 們 Sampling 的方法之一,就是走進大大小小的廢棄空間、或是山洞等自然環境內設置咪高風採音,利用環境當中的聲音創作完整的音樂。而考驗 Artist 真功夫之處,就是結合音樂與影像後的作品,能否使人一瞬置身於別個空間,同時保留對原音混製的想像和可能。

1. A. Visualist Documentary

作為視聽兼容的 VJ 與 Sound Artist,Jimmy 認為影像的剪接有如一段對話。當聲音被置放於「 音樂結構 Music Structure 」內後,它能進一步解讀影像,引領觀眾走進感官世界的中心。若論形式與表達手法,其實都是在考驗創作者的看家本領,但作品的 “Interpretation” 則完全是一種 “Free Form”,既自主又自由。

  • NLS 出品的 Space Synth Music – Common Information Model – Retape Kernel Mono (Feat. NNLR).

從與 Jimmy 的對話過程中,不難發現他對「Format 格式」一詞的執着。他認為在整理自我思緒時,必先清晰分辨出創作的主體 Subject 與客體 Object,皆因作品的張力會率先由此處跑出。按照整個概念的雛形,接着便雕琢它的「時間軸」與「定位」,輪廓逐漸成形。

 

所謂的格式,除了是指數字信號處理 Digital Signal Processing 通過無損壓縮方式,將所有 101010 壓縮為可在互聯網或數字域上共享的文件格式外,同時亦代表着「語言科技化 language of digitalization」一概念。現代社會中的感官資訊,逐漸演變成何等方式輸送至接收端,被世人所吸收與認知?通過對弦頻 String Frequencies 的理解,Jimmy 發現我們重點談論聲音中的真實性,卻往往偏向選擇工廠式的經驗法則 Factory of Rules of Thumb,而不是通過生產者的聲音設計所引起的自身體驗。

 

回到創作,如何通過作品發展出一套自己專屬的語言,以此與人溝通,亦是對「格式」一詞的另一種解讀(當然很多時候那是一種很純粹的感覺(笑))。但 Jimmy 強調,創作背後必須要有一套個人的哲學觀,才能賦予作品一副獨有的靈魂。再回到廠牌名稱「 NLS Non-Linear Sound 」一詞,正是旨在體現聲音、以至五感,能夠超越單一線性的可能。

  • 一段長 12:32 的 Electronic Ambience – NLSMixtape Part A XVI – Explicit

 持續更新,最後一篇會為大家簡述 Jimmy 對音樂圈生態的一些睇法。(待續)


撰文:JJ@KICKSOUND

訪問:JJ@KICKSOUND

校對:Kui@KICKSOUND

資料來源:

https://soundcloud.com/nlsrecord

https://www.traxsource.com/label/23969/nls

https://medium.com/@jimmyhowe/how-to-produce-a-record-even-only-once-90bebec09deb

https://twitter.com/nlsrecords

https://www.instagram.com/nakednuraslovesrave/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Fo6nN7yNR7FrB1934ehREQ/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