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度大戰】Loudness War究竟有無得停?

所謂的“Loudness War”,在音樂製作業界大家都習以為常。可能有朋友不太明白當中的因由,其實只需要看看以下圖片你就會明白:

kohukz0bxowb8xv0zakg

這是樂隊The Stooges於1990年出版的歌曲Search and Destroy,其後1997年經重新mastering出版,兩個版本它們的wave form(波型圖)比較。

這是樂隊The Stooges於1990年出版的歌曲Search and Destroy,其後1997年經重新mastering出版,兩個版本它們的wave form(波型圖)比較。

 

其中縱軸表示聲音的波幅亦即音量,經mastering之前可以見到這段音樂裡面不同段落有音量上的差異,即有個明顯的動態變化:有稍靜的時刻,也有「爆發」的一刻。表現一首音樂的情緒變化其中一個重要元素就是動態變化。而經過製作,mastering之後出來的版本,你會見到波形幾乎不見了,誇張得幾乎所有大聲的位置是緊緊地貼住頂端的peak位。

 

視覺上感受了這個分別後,我們來聽聽聲音上的分別,以下是youtube上面一段展示幾種不同風格的音樂,經mastering前後的比較:

你會聽到,經過mastering之後,歌曲的整體音量(level)明顯提高,而且更加「響亮」(Loud)。但請留意如果只是音量高,未必代表很「響」,這個牽涉人耳對聲音的感知模式,總括而言是我們常說的中頻(大概1k Hz附近)最引起我們的注意,就算是音量不太高的時候。當然“level boost”只是mastering其中一步,音色亦得到明顯提升,聽起來更「立體」。

 

Loudness_01

“Loudness War”響度大戰就是一個從90年代,“Compact Disk” 鐳射唱片成為市場主流的唱片格式而開始有的現象。由於市場競爭,唱片公司,製作人之間不斷追求和比拼唱片音量更大更響:除了讓他們銷售的音樂更刺激和吸引之外,亦方便了歌曲於電台,電視台等媒體播放時顯得清晰和搶耳(一般受眾的播放形式,例如電視機和收音機都只會保持一個較低的音量)。此現象不但在歐美流行音樂市場盛行,在香港更加是發揚光大--這個以獨唱歌曲為主流的市場,人聲部分被過分加工,有些混音讓你戴起耳機時聽到歌手的聲音像巨人一樣進擊你的感官。

 

3133244_1_3

至於為甚麼是Compact Disk引起了「戰火」?因為這個16bit/44.1kHz的數碼格式有一個明確的「頂」,即到peak的限制(到peak就爛聲了)。為了在peak之前爭取極大的音量,技術上混音的時候已經要EQ掉大量不必要的頻段疊加和加入compressor壓縮器讓段落之間的動態變化減少,再加上後期mastering的處理,出現了像前面圖片現實顯示的效果,整段波形沿著頂而行,沒有絲毫浪費的空間。雖然有人認為這樣打造出來的final mix才算是「有做過嘢」的製作,同時又可以考驗製作人的技巧,但過分追求音量和壓縮動態在某個程度上一定扭曲了音樂本身的美感。

以下的片段就具體描述了這個不良影響--聽眾還是有權將「太響」的音量調低,換來的反而是無法欣賞原來的動態變化:

 

隨著近年串流音樂(streaming)興起,這個情況有望得到改善。因為不同串流媒體,例如Spotify和Apple Music,其實可以在播放引擎,或者音樂伺服器加入自己的“Normalization”(音量均衡處理)使得歌與歌之間的音量跳躍感減少(轉歌的時候音量不會驟加或驟減。以下是一個關於音樂音量管制的網上聯署:

 

https://www.change.org/p/music-streaming-services-bring-peace-to-the-loudness-war

 

發起人認為要趁串流音樂時代的來臨去停止“loudness war”這個現象,爭取的內容包括:

  • No More Loudness Jumps(提議串流音樂播放參考AES標準,加入音量均衡處理,令到歌曲之間沒有音量的大跳躍。即是讓追求大音量變得無意義,因為最後會被調低,間接減少製作人對這方面的競爭意識)
  • Keep the Artists’ Intent (保留音樂人對音樂的動態設計,混音過程以音樂本身出發,停止競爭性追求響度,令流行音樂恢復應有的)

 

如果你都認同以上觀點,認為流行音樂製作不應該過分追求音量和響度,不妨加入聯署。期待一個嶄新的聆聽時代開始。

 

 

文:Kenji

資料及圖片來源: 網絡, Sound on S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