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興趣使然的混音師—Simon Li 專訪

simon04

Simon Li 工作室 nOiz

走進著名混音師Simon Li的工作室,眼前的佈置儼如一個充滿異國風情的靈修室:一排排鮮豔奪目的蠟燈襯托著牆上懸掛的吉卜賽式毛毯,大量outboard處理器跳動的閃燈,機身的微溫,混和著空氣中一股香薰蠟燭的味道 。這種氣氛使人入迷,意識被鎖定,似乎隨時準備好跳進鑑聽喇叭精準的聲浪裡,緩慢觀察每個頻段的細節… 本來這是個完美的畫面配合接下來的訪問 ,一個幻化錄音室工程人員工作的畫面。但他卻在這時候提議我們去喝一杯咖啡…

關於Simon Li

自由身混音師,十幾歲的時候移民去了加拿大,在那裡上完了大學。然後去了佛羅里達的奧蘭多市的Full Sail學校參加一個為期13個月的音頻工程學習課程。大概在1997年回流香港,在一間大型錄音室擔任音頻工程師。在這三四年期間他接觸和嘗試了大量的錄音設備和工具。其後離開了該錄音室並在2006年成立了自己的錄音室“nOiz”,至今20年間參與無數流行曲的製作工作。最近參與項目包括Rubber Band及張敬軒的單曲混音,韓紅的大碟製作。

 

simon08

Simon 部份使用中的outboard處理器

Outboard專家,主動搵機試,唔信外國forum

訪問的位置由混音工作室改為Simon日常起居的偏廳,有著同樣考究的佈置,可見主人家並不是一個「求其」的生活態度。工作上亦然,因應混音的需要,Simon使用很多outboard處理器,擁有大量的收藏,其中不乏經典又罕有的型號。因此他對外國音頻廠牌非常熟悉,經常直接就電郵聯絡生產商提出試機的要求。但他認為這是無可奈何:「香港唔似人地美國,啲廠一出新機就會全國錄音室touring去俾啲engineer試」。Simon承認不是所有公司都會理會他,不少回覆是叫他去找地區代理。但他有個「秘技」:「我會提議俾錢對方先,如果試用之後唔滿意,我自己承擔運費將件產品退返去再退錢。」他甚至有自己的fedex戶口專門處理這件事。

Simon認為時代不同了,網絡的便利讓他更容易找到心儀產品的資訊,網上論壇也會有許多人分享對產品的意見,但他通通都只當作參考:「通常啲人都有背後動機,香港用嘅字眼可能係『打手』,外國就係嗰個人買左部機就會讚,甚至dealer本身係度讚。好少見人上forum講自己買錯嘢。又或者佢地真係覺得正,但每個人嘅情況同需要都唔同,好主觀。有部機好fit你嘅需要,並唔代表對我嘅情況會work,可能我client唔覺得ok呢,所以講到底都係要試。」

 

simon13

Simon的Pro tools session

求「真」的工作態度:plugin仿真,不如用真

有傳Simon唔用plugin做歌,他笑稱:「係咩?隻隻歌都有用喔。」對於有不少模擬經典outboard聲音的plugin大行其道,很多用家認為有8,9成似已經「夠做」。Simon這樣回應:「我都係果句,每個人嘅情況唔同,好視乎果個人對呢件事嘅重視程度。如果你講得係“似”,就唔係真正嗰樣嘢,你就要衡量係咪要用代替品。」,「我明啊,99美金就買到plugin,做出嚟嘅效果覺得人地聽唔出分別。但重點係,用咁嘅態度去做音樂,無論係咩位置嘅人,作曲,編曲,監製,咁做音樂嘅話不如轉行啦!」

他進一步解釋:「近年接觸新啲嘅編曲人,音樂人,其實有唔少好嘅想法,但佢地一接觸音樂嘅時候就係”home studio”年代,用plugin,好似要睇住個mon先做到音樂。但音樂唔係用嚟睇,係聽㗎!」,「我會提佢地,你地用緊嘅係一個代替品,無論係soft synth又好,plugin都好,只係去模仿某件存在嘅產品,如果有機會應該去聽聽真正嗰隻聲。」

對於預算有限的朋友,Simon的建議也很實際:「如果你暫時唔夠錢買,不如唔好買,儲多啲錢先買。你走去買個quality唔好嘅嘢返嚟無意思,遲早你都會覺得唔夠做要去買件好嘅。不過我都明白,有時可能急住用,唯有『袋住先』,我就唔建議喇。」

 

simon09

Simon 的錄音室工作舊照

「無錢,無名,無respect,如果唔係中意,傻嘅先會做落去」

訪問中Simon不斷強調做音樂做製作需要興趣及熱忱,但如果現在的年輕人缺乏這方面的動力,是否因為市場萎縮,音樂製作人的地位和待遇不及以前所導致?在香港唱片市場發展尚算蓬勃的90年代已經在大型錄音室裡面工作的Simon,聽到這個假設瞪大雙眼,顯得十分驚訝—不是關於年輕人有沒有熱忱的問題,而是關於「地位及待遇」:「從來都無!呢一行,錄音室engineer,我從來都唔覺得有地位,尤其係香港。」

「我講個故事俾你聽,當年我離開嗰間大錄音室之前,曾經同一個新人講過一番說話。我問佢『你做乜入行?你做乜嚟呢個地方做呢份工?你係咪好清楚呢份工期待你做嘅嘢係乜?你從呢一刻開始,錢就唔會有啦,名你都唔會有,如果你唔係百分百中意做呢樣嘢,你係咪有需要轉過另外一份工?』後來幾年我都有返去做freelance,有一日呢個人同我講佢要辭職,訴左一輪苦,我問佢記唔記得我當年嘅勸告,佢點點頭。」

Simon的唏噓由心而發,他所講的「錢唔會有」大概是不能夠賺大錢的意思。但恐怕引用到現在的情況,就真是「無錢」,因為很多人面對開工不足。「外國呢條路唔會好似香港咁,錢有,名有,respect都會有」Simon說。但怎樣才算有respect?尊重的界定是什麼?

「由細到大,香港有好多音樂頒獎禮,但我從來都無聽過有邊一個會頒獎俾我地呢啲人。唔係話我「恨」攞獎,而係呢樣野話俾我地知,呢一行,音樂圈人對我地呢啲post嘅人respect有幾多。做左18年,我都唔記得mix咗幾多隻歌,有時會留意電視啲mv,出credit,曲詞編唱,髮型,化妝,茶水都會有名,唯獨是musician同我地呢啲engineer唔會有名,咁呢個尊重係有幾多呢?又要講外國,人地嘅engineer係有版權,音樂賣到係「有得分」,又會出名又有獎攞,呢啲係咪錢有,名有,respect都有先?」

「係香港,無錢,無名,無respect,如果唔係中意,傻嘅先會做落去!」Simon總結了一句。

 

simon03

迷幻的蠟燈陣

本末倒置的香港製作

講起香港做音樂製作的處境,Simon繼續大吐苦水:「如果你問我,我覺得混音唔係咁緊要,錄音會比較重要,但主流大部份嘅job係無人care個錄音!大部分engineer一定會同意我呢個講法,如果錄音錄得好,接近你腦裡面要嗰隻聲,混音就會變得好簡單,甚至連mastering都可以唔做」。

「試過有個人話budget唔夠,錄音要cut,前期要cut,無錢錄真嘢,要用sample,然後問我可唔可以將啲假string聲變得真啲;套鼓錄好咗,問我可唔可以將個snare改做第二隻snare聲。而最好笑嘅係到最後收到個消息,呢隻碟會攞去外國,搵邊個邊個做mastering」,「其實做任何事都好,永遠第一步係最重要,我唔明點解你要俾錢我mix但唔搵我錄,而你開頭又話無錢,後來又有錢俾鬼佬做mastering去quote自己隻碟係天碟?」,「係近幾年發生嘅事,我唔係針對人,但做嘢係咪要咁做?我都唔明,香港人唔撐香港人,係咪我地真係咁差?咁差你又keep住搵我地做嘢?或者佢地覺得咁係一個marketing嘅考慮,有個鬼佬名就係天碟。但你想像下做嗰個人肯定掩住半邊嘴笑,求其搵個intern嚟做咗你又點會分辨到?」

 

simon12

Simon Li@ nOiz

興趣使然的混音師,欲求淡薄

雖然見盡行內種種荒誕,Simon始終熱衷於錄音室的工作。默默耕耘二十年,練就一身好武功的他是否有什麼想達成的目標呢?呷了一口咖啡,Simon緩緩地說:

「有錢交租,有飯開,得閒買隻game玩下,有嘢做,而又做得開心。就係咁簡單!」

 

 

文:Kenji

圖片及資料來源:KICKSOUND,Simon Li,nOiz Facebook,bluepongpong, 網絡